〖上海夜生活〗与陌生人交流

  如果想要享有更多亲密关系所带来的真实刹那,你不必等到谈恋爱或 结婚时。别忘了,我们可是在和60亿以上的人共同分享这个世界呢。可惜 的是,有太多规矩束缚我们与谁交流、何时交流才是恰当的,可以交流到 何种程度……这些规矩使我们错失了许多神奇的心灵交流和幸运的际遇。
  在我们这个社会里,不认识的人我们称作“陌生人”,我们会刻意绕 过他们,避免和他们发生任何关系。在电梯里不小心揸到人,你会立刻道 歉,好像你做错了什么事。在餐厅里有人多看了你两眼,你马上会怀疑对 方在暗示自己:丝袜可能破了个洞,或是领带上沾了脏东西;或是你怀疑
  
  那人是个精神错乱的家伙,而你就是下一个被跟踪的倒霉蛋。你很少会想 到:“哦,那个人在肴我,他想和我交朋友。”
  凡从自己内心深处探索而得的,必能使你得救;凡留在内心深处 不去挖掘的,终能使你毁灭。
  根据我们的“藩篱规范”,还能和陌生人交谈的话题是天气、体育、 娱乐和闲话。你绝对可以和陌生人一起抱怨,因为你们俩同时在批评别的 事愦,这会令你们有安全感。只要双方都尊重这道藩篱,彼此就不会觉得 不自在。但是这样的交谈,使你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有真正的心灵交流,你 们也不可能共享任何真实的刹那。
  假如你愿意与人分享真实的刹那,就能从陌生人身上多认识自己一 些,这是熟悉的朋友通常办不到的。陌生人可以成为真理的镜子,反映出 你所需要的真相。
  陌生人之间隐姓埋名所带来的安全感,使我们有勇气拆开自我的层层 包装,让长期等待曝光的真实面貌暴露在阳光下。我和陌生人有过许多十 分美妙的真实刹那——在排队等待的时候,在小商店里,特别是在飞机上, 因为我常旅行。让我和你们分享其中的一个故事。
  机上玄机
  那天搭上从旧金山飞回洛杉矶的班机时,我己经很累了。连续两天的
  
  演讲和电视录影,累得我不想再开口说一句话,只想利用这段行程静坐一 下或者一觉睡到底。当我走到划定的位罝前一看一邻座竟然是一个大约 九岁、坐立不安的小女孩。“啊,不要吧。”我心里痛苦地嘀咕着,“别是个 小孩呀!我没力气应付了。拜托拜托,最好是她坐错了位子。”可惜我运气 不好,她没坐错位子,我也没有。
  我一坐下来就开始动脑筋,心想怎样可以不用和她说话。“我可以闭上 眼晴,这样她就不敢来骚扰我。”我想,“或者应该请空中小姐帮我另外找 一个座位。”飞机还没起飞呢,我己经开始不耐烦了。
  但是我立刻感觉到自己下意识的行为不对。“注意啊……”来自心底的 声音提醒着我。有生以来,我曾一次又一次地体验到“宇宙中没有纯粹的 偶然”一现在我会坐在这小女孩的旁边,冥冥中必有其道理;而我这一 次的反应却是这么强烈,或许其中有更大的玄机等着我去参透。
  于是,我开口向贝莎妮自我介绍。这小女孩似乎早就等着我开口,当 她看出我的确有心和她聊天,便也幵始毫不保留地对我诉说起她的故事。 一开始,贝莎妮很兴奋地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搭飞机,她要去洛杉矶和她 的父亲会面。她的父母最近离了婚,爸爸和其他兄弟姐妹都搬去洛杉矶了。 贝莎妮本来有权选择和他们一起搬走,但她最后决定留下来陪妈妈。
  “这一定是个很痛苦的决定。”我告诉贝莎妮,“选择和家人分开。”
  “是很痛苦,但我觉得我妈妈需要我。”她神情严肃地解释给我听,“我 妈妈那时候很可怜。”她告诉我,她母亲很年轻时就结婚生子,现在觉得婚 姻和家庭是她的束缚。
  “她有很多男朋友,而且他们常常约她出去。”贝莎妮的语气略带自
  
  豪,“可是我不喜欢这样,因为我常一个人在家。”
  “我猜你一定很想你爸爸。”我试着问,她的泪水立刻涌了上来。
  “我好想他,也想其他人。我爸爸每天都会打电话来问我好不好。”
  “你都怎么跟他说?”
  “我都跟他说我很好,可是有时候我其实不好……”
  我从贝莎妮的眼里看到迷惑和痛苦,那是9岁小女孩所不该承受的痛 苦,我好心疼。她有超越年龄的成熟……她也不得不如此。我从她的叙述 里拼凑出完整的画面一妈妈不安于室,爸爸打官司贏得了小孩的监护权, 因为法官认为妈妈不足以胜任;但是充满爱心和同情心的贝莎妮不忍心离 开妈妈,于是她放弃了安定的新生活,放弃了父亲的保护,放弃了和其他 兄弟姐妹一起成长的机会,只为了让母亲充分感受到有人还爱着她。然后 每天晚上,她和保姆一起坐在电视机前,等待着母亲和热恋对象约完会后 回家。贝莎妮得不断地告诉自己“我的选择是对的”,才能支撑自己度过一 个又一个寂寞的夜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