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“录像”的眼睛

1996年在德国曾有这样一件趣?24岁的汉斯小姐被车撞瞎 双眼,医生给她移植了一个男人的眼球。移植很成功,但汉斯小姐 说她现在的眼晴能够“放电影”。因为她看到一个胖笤察追来,踢 倒人,给犯人戴上手铐。医生的解释是:“你换上的是死刑犯的眼 球,他的视神经细胞是鲜活的,他死前见到的影像印在视网膜上。 过3个月,图像就可消除,一切就会正常的。”
这让很多人想起了一个传说:死者的眼里会留下最后一瞥的影 像,如果死者是被密致死的,罪犯就会因此而被捉拿归案。
1995年1月23日香港《大公报》有一篇《富商智破绑架案》的消 息,说是西班牙富商纳加恰乌的女儿美洛娣在上学途中被绑匪劫走, 绑匪要勒索1000万美元。富商要求绑匪拍摄女儿的照片,以证实其仍 然活着。收到照片后他就交给笞方。专家将美洛娣的眼珠放大,果然 显出绑匪的模样。啓方一看就认出这是名惯犯,且知其出没地点。就 这样,绑匪很快落网,被绑架12天的美洛娣也安全回了家。
在古代,人们就已经认识到,眼睛是会“记录”影像的。古希 腊人以为能“抓住”影像的是晶状体,视网膜被认为是营养晶状体 和传达“视觉精神”的工具。直到16世纪,瑞士解剖学家才提出: 晶状体的作用只是接受和折射光线,把它传到视网膜上去。1604 年,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证实视网膜有“涂绘”看到形象的功能。 但这些毕竟还是推论,必须拿出更可靠的证据来。
传说,神职人员史钦纳第一次揭示了这个问题的秘密。他把眼 球后面许多不透明的结构一层一层地剥去,后来真的在视网膜上发 现了 “录像”一是死者在死前一刹那中所看到的事物。这种说法 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。到19世纪后期,用化学物质已能使最后看到
的“录像”暂时固定在视网膜上,人们才普遍接受这种看法。
德国科学家科伦曾用鸽子做试验。在阳光下,让鸽子的眼晴对 准窗格,然后立即把它杀死,解剖后,果然在视网膜上发现了窗格 的“录像”。据说国外有些侦查人员已能利用被害人视网膜上的图 像跟踪追击,从而把杀人凶犯捕获归案。尽管如此,若想真正取得 视网膜上的“录像”又非常困难。因为留下“录像”的条件相当苛 刻,不仅死者在死前一瞬间要“眼明心亮”,而且必须迅速固定、 取影。否则,错过了时机,一切也就化为乌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