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上海夜生活网】曰本的花道

明代袁宏道中郎,喜插瓶花,曾有《瓶史》之作,说得头头是 道,可算得是吾国一个插花的专家。陈眉公跋其后云:“花寄瓶中,与 吾曹相对,既不见摧于老雨甚风,又不受侮于钝汉雜婢,可以驻颜 色,保令终,岂古之瓶隐者欤?”中郎之爱瓶花,又可于他的诗中见 之,如《戏题黄道元瓶花斋》一诗云:“朝看一瓶花1暮看一瓶花。花 枝虽浅淡,幸可托贫家。一枝两枝正,三枝四枝斜。宜直不宜曲,斗 清不斗奢。傍佛杨枝水,入碗酪奴茶。以此颜君斋,一倍添妍华。” 第五句至第八句,就是他插花的诀门,三言两语,要言不烦,可给他 的《瓶史》作注脚。
日本人见了《瓶史》,大为钦佩,就将中郎的插花诀门,广为传 布,称为“宏道流”。日本对于插花,当作专门技术,美其名曰“花 道”,与专研吃茶的茶道并重;凡是姑娘们在出嫁之先,必须进新嫁 娘学校,学会花道,要是做新嫁娘而不会插花,那就不成话说了。
日本的花道,历史也很悠久,还是开始于江户时代,流派很多, 有池坊流、远州流、青山流、未生流、松月堂古流、慈溪流、美笑 流、古远州流、古流、千家古流、东山慈照院流、相阿弥流、靖流、 竹心流、流源流、庸轩流、一圆流、绍适流、源氏流、春山流、石州 流等,这都是他们自己标新立异的派别,而取法于我们中国的,那就 是独一无二的宏道流。
文化、文政时代,有一位远州流插花的专家,名本松斋一得,他 九十九岁时,名画家文晃作画一幅给他祝寿,文学家龟田鹏斋在画上 题云:“本松斋一得老人,以插花之技鸣于世,从游徒弟遍于关左;今 兹年九十九矣,颜色如小儿,实地上之仙也,其徒欲启寿筵以祝之。
余闻其名者久矣,因赋一绝以贺其寿焉。老人受‘其技于信松斋一蝶 翁,翁受之远州小堀公四世弟子甘古斋一玉子云。插花三昧绝尘缘, 一小瓶中一百天。此外不知有何乐,是非花圣即花仙。,”时为文政 十三年,而这九十九岁老人之上,还有老师、太老师,也足见日本花 道传世之久了。
花道各有各派,各有信徒,世世传授,竟有传至六十五世的。即 如那位远州流本松斋,也传至十四世;他们著书立说时,都得把这 些头衔抬出来,引以为荣。宏道流传自我国明代,所以已传至二十四 世,是一位女专家,名望月义耀,这一派的插花似乎参考《瓶史》, 大抵是上、中、下三枝,或则增为五枝,插法较为简单,但也较为 自然。有一种叫做池坊立华的,矫揉造作,用足功夫,瞧上去最不自 然,据说是在国家举行大典时用的。他们插花的器具,不但用瓶、用 坛,并用特制的竹器铜器,或瓷制陶制的长方形水盘,甚至有用木 槽、木桶、竹篓、竹篮的,而最可笑的,无过于利用我们作扫垃圾用 的畚箕了。他们所用材料,并不限于各种花草,竟不惜工本,把数十 年老本的梅树和松柏等也砍断,插在瓶中盘中,供数日的观赏,那未 免暴殄天物哩。